张荣恭:渐进“台独”难免招来渐进武统

币游国际官方首页

2021-05-19

中国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张荣恭。 (中评社/倪鸿祥摄)(记者倪鸿祥)台海局势日趋紧张,马英九5月8日呼吁蔡当局接受九二共识以缓和两岸关系。

台陆委会回应以“历史已经翻页”悍然加以拒绝,曾负责中国国民党大陆事务的前副秘书长张荣恭接受香港中评社访问表示,蔡英文提不出促进台海和平稳定的方法,剩下三年任期内,无论是原有两岸制度化、事务性协商或蔡所谓的有意义对话,都确定不会出现,当前台海局势也只会更恶化而不是已经最恶化;至于蔡英文与民进党推行的渐进式“台独”,大陆正以渐进式武统来应对。   张荣恭表示,追求两岸和平统一当然是大陆对台政策的首选,此点毋庸置疑,大陆领导人习近平才会于三月间要求福建省“勇于探索两岸融合发展的新路”,“以通促融、以惠促融、以情促融”。

但是,去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决议的提法是“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统一之词的前面,未再冠以和平两字,并成为此后大陆对台相关声明的基调。   张荣恭指出,可见在整个绿营拼命“去中国化”及蔡当局“以武拒统”、“倚美谋独”,加上国民党制约“台独”的能力有所下降的形势下,大陆不再以强调和平方式来自绑手脚。 也就是说,原本“寄希望于台湾当局”的和统目标,现在已无着力点;至于“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又受到整个绿营百般丑化,且以政治恫吓和法律限制来阻挠。

大陆从而比以往更淸楚更弹性地展现出和平及非和平方式都是统一的途径。

  他说,今年4月,大陆出动军机到台湾西南空域巡航达107架次,包括高阶的歼16战机有42架次之多。 同时,辽宁号航母首次以战斗队型绕经台湾东部至南海演练,显示大陆针对“台独”动向的威摄不断强化。

因此,国际社会一致判断台海局势愈来愈严峻危险,而这根本未曾出现在2008至2016年国民党主政期间;当时,两岸关系基于九二共识而达到前所未有的和平发展局面,双方处于良性互动。

现在蔡当局悍拒九二共识,宁置台湾于重大险境之中。   张荣恭告诉中评社,去年7月,国际危机组织把台湾列入全球16个可能发生战争的地方;今年1月,美国对外关系协会把台湾列为第一级风险的地方。

如果说这都还只是多处危险地方之一,那么今年2月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辛格、4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都把台湾单独视为全球最可能发生战争及最危险的的地方,就不再只是所谓其中之一,更可知道在民进党“执政”下,台湾安全与民众福祉毫无保障可言,“执政者”抛出来的仅剩所谓“战到最后”、“战到一兵一卒”的绝命口号。

民众难道没有维护生命财产的其他选择吗?两岸关系又不是没有经历和平发展的阶段。   他表示,四月间的美日峰会和五月间的G7外长会议在美国主导下,都发表同样措辞称,重视台海和平稳定、鼓励两岸和平解决。

表面看似台湾处境获得各国关注,蔡当局、民进党也因而欢欣鼓舞,本质却是台海极不和平、极不稳定的写照,反而更加令人忧心。

毕竟在上次国民党“执政”期间,无论各国关注或不关注,客观上台海已获和平稳定。 这也是现在在野的国民党必须促使民众加强认知及做出政党品牌区隔的信心根据,应该善加运用。

  张荣恭向中评社分析,虽然美国内部有改采战略清晰、承诺当大陆对台动武时即协防台湾的建议,但4月29日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明确表示,因为台湾正在朝向“独立”,所以美国若采战略清晰,大陆就会反过来威胁美国在全球的利益。

言下之意,美国不值得为了“台独”动向而去承受来自大陆的反制。 同一天,前副国务卿阿米塔吉及5月4日白宫亚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也分别指出,美国不须改变对台海的战略模糊。

这都说明了美国打台湾牌的局限性,而这种局限性固然不利于“台独”,却有助于台湾思考避免自己冲上火线。

只怕是“台独”势力及“反中仇陆”的民情误判情势,铤而走险,陷台湾于万劫不复。

  他表示,早在2001年9月,时任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拜登在一场演讲中即指出,美国不会为“台独”而战,而若大陆对台动武,美国将对台给予军事物资的协助,并保留出兵或不出兵的选择。 此即美国沿用至今的战略模糊。

如今时隔二十年,大陆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综合实力已大幅提升,拜登总统就更不可能采取战略清晰来协防台湾,于是只卖武器给台湾、让台湾独自作战,就成了美国对台安全承诺的惟一重点。 那么台湾怎么能够不积极寻求与大陆重建互信、和解避战来确保自己的安全及福祉呢?张荣恭指出,还必须引起关注的是,“弃台论”又在美国内部响起。 哈佛大学教授凯尼于2011年11月就曾撰文称,美国可借放弃台湾来抵销对中国大陆的债务。

姑且不论大陆没有可能拿主权问题来作买卖,该说法仍受到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幕僚的苏利文注意并提交希拉里,而苏利文现在正担任白宫国安顾问。

他说,今年1月,美国智库昆西研究所报告认为,美国愈挺台湾就愈刺激大陆而不利台湾。 2月,另一智库兰德公司建议采行战略收缩,包括降低对台湾的安全承诺。

昆西与兰德分别是新兴智库和成立已经超过70年的老牌智库,却有相近观点,便非泛泛之谈。 4月,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葛拉瑟再度撰文表示,应该降低对台安全承诺来减少中美开战的机率。

张荣恭认为,显然大陆追求统一的强大意志和“台独”动向所形成的结构性矛盾及难免摊牌,已使美国在台海的负担愈来愈重,以致不仅不可能改采战略清晰,还更引起思考弃台论,意味着台湾自己愈无法改善两岸关系时,就愈可能从美国的棋子变成弃子。 习近平于去年10月在纪念抗美援朝战争七十周年所说,对于“任何人、任何势力侵犯和分裂祖国的神圣领土”,“中国人民必将予以迎头痛击”,即是针对美国与“台独”而发,台湾实在不应自恃曾被誉为不沉的航母;须知,面对大陆的大批飞弹,“不动的航母”其实险象重重。 他表示,因此,蔡当局轻易否定马英九的善意呼吁,又无缓和台海局势的良方,便等于轻忽民众的生命财产。

接着值得观察的是,美日峰会与G7外长会议所称鼓励两岸和平解决,会不会走向实质催促两岸对话?如果不会,就徒托空言,自损威信,提前被大陆看穿手脚。

若会催促两岸对话,就如大陆原领导人邓小平于中美宣布建交后第二个月的1979年元月访美时向卡特总统指出,美日两国应促台湾和大陆谈判;当时邓说,台湾长期拒谈统一时,大陆才会诉诸武力。

这个战略性立场已于2005年3月表达于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的条文当中,即依法遏独、以武制独。 那么蔡当局将如何回应美日所谓鼓励两岸和平解决?九二共识之外还有什么可行之道?事关台湾民众安危,却都令人高度疑虑。

张荣恭指出,台陆委会在拒绝马英九呼吁后又说,大陆在逼迫台湾接受“两岸一中”。

但是务实而言,蔡英文既然宣称依据岛内现行“宪法”和两岸条例来处理两岸事务,那么“宪法”精神即为一中原则,也明文规定当前两岸关系处于“国家统一前”。 可见基于法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毫无任何疑义,既不存在大陆逼迫的问题,更足以重启两岸协商机制或开展蔡英文说的有意义对话。 一个中国原本是双方谈判的起点,却因一方加以反对,结果一个中国成为军事解决的终点。

来源:中评网责任编辑:左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