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延安精神】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币游国际官方首页

2021-05-30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身居海外的南洋华侨总会主席陈嘉庚时刻关心祖国抗战的局势,也关注国共两党关系的逆转,尤其汪精卫叛国投敌,更使陈嘉庚彻夜难眠,挂心在怀。 1939年冬,陈嘉庚发起组织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考察团,计划于来年3月回国进行慰劳视察活动,一是使广大海外华侨确切了解祖国抗战局势,慰劳抗日将士和灾难深重的同胞,二是实地了解国共两党纷争和摩擦真相,敦促双方以大局为重,一致对外。

南洋各地的爱国华侨闻讯纷纷响应,踊跃报名,最后由50余人组成慰劳团,于3月26日由陈嘉庚率团飞抵重庆。 延安情结慰劳团在重庆慰劳考察的日子里,在重庆的中共领导人叶剑英、林伯渠、董必武、邓颖超等,专程前往陈嘉庚寓所拜访,谈论时局,并赠送陕北出产的羊皮衣三件。 在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举行的欢迎茶会上,陈嘉庚介绍了南洋华侨总会成立及其任务之后说:“华侨热爱祖国,支持抗战。

若发生内战,将为亲者痛,仇者快,华侨将会大失所望。 万望两党以救亡为前提,国家幸甚,民族幸甚。 ”会后,陈嘉庚向叶剑英表露了访问延安的愿望,并详细询问:“若往延安,交通是否方便?行程如何?”叶剑英一一奉告,并说到西安后可到八路军办事处联系,一切方便。

事隔两天,陈嘉庚便接到毛泽东来电,正式邀请他访问延安。

陈嘉庚要访问延安,蒋介石大为不悦,在接见陈嘉庚时大骂共产党,意思是叫陈嘉庚不要去延安。 但陈回答说:“我的职责是代表华侨回国慰劳考察,凡是交通没有阻碍的重要地方,我不得不亲自去看看,以尽我的责任,回海外也好据实向华侨报告。 ”蒋介石见陈嘉庚去延安已决,只好说“要去也可以,但切不可受共产党的欺骗”。

陈嘉庚虽心中不快,但更加坚定了去延安的决心。 延安见闻1940年5月31日下午,陈嘉庚一行到达延安,国民参政员吴玉章、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高自立、八路军后方留守兵团司令萧劲光、八路军一二〇师参谋长周士第、边区银行行长曹菊如及华侨留延办事处全体人员等数千人,在南门欢迎贵宾的到来。

陈嘉庚一行稍事休息后,即出席了延安各界代表举行的欢迎大会。 高自立代表边区政府及各界人士致欢迎词,对陈嘉庚等不远万里,为祖国、为民族、为抗战跋山涉水来到延安表示热烈欢迎。

陈嘉庚讲话说:“我虽生长在南方,但中华民族的祖先在延安,延安是我们的老家。

在来延途中拜谒了黄帝陵,朝拜了中华民族的祖先轩辕黄帝。

到延安后,深感大家都是同胞兄弟,像家人一样亲切。

”6月1日清晨,陈嘉庚一行参观延安女子大学,并与朱德会晤,相谈甚欢。

6月5日晚,朱德主持演讲会,由陈嘉庚报告南洋华侨支援抗战的情形。 6日,陈嘉庚在朱德和夫人康克清陪同下,访问了安塞县。

7日晚出席延安各界人士的欢送会。

陈嘉庚在延安,十分注意观察共产党领袖们的日常生活。

一天,毛泽东宴请陈嘉庚吃晚饭,桌上只有白菜、咸萝卜干,外加一碗鸡汤。 毛泽东说:“我没有钱买鸡,这只鸡是邻居老大娘知道我有远客,特地送来的。 母鸡正下蛋,她儿子生病还舍不得杀呀!”毛泽东在延安窑洞办公室的摆设也十分简单,一张陈旧的办公桌,几个长短高低不等的木头凳子,墙壁上挂一张作战地图。 所有这些,陈嘉庚看在眼里,记在心间。 还有一件事给陈嘉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他与毛泽东谈话时,一位从南洋回国到延安的女大学生也应邀来到毛泽东的窑洞。

让陈嘉庚感到惊讶的是,这位学生一进来就坐下参加谈话,似乎一点儿也不拘于礼节。

不一会儿,一位中央机关工作人员也来到毛泽东住处谈话,也是一进门就坐下,没有一点儿客套。

这种“平等无阶级”的关系,让陈嘉庚感到新奇。 后来,毛泽东又几次来到陈嘉庚的下榻处交谈,陈嘉庚一再表明海外华侨希望国共两党加强团结、一致对外的意愿。

毛泽东向他讲述了共产党团结抗日的诚意,并请陈嘉庚将此意转达蒋介石。 毛泽东还表示将不负海外侨众的厚望,希望陈嘉庚回南洋后,向海外侨胞据实报告在延的见闻,陈嘉庚一一答应。 陈嘉庚把在延安观察到的和国民党统治区相比较,越来越觉得延安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他感慨地说:“我未往延安时,对中国的前途甚为悲观,以为中国的救星尚未出世,或还在学校读书。

其实此人已经四五十岁了,而且做了很多大事了。

此人现在延安,他就是毛主席。 ”延安观感延安之行,让陈嘉庚看到了未来中国的希望所在,也促发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思想转变。 他这样感叹:“到重庆所见,虚浮乏实,绝无一项稍感满意,与抗战艰难时际不甚适合耳。

迨至延安则长衣马褂,唇红旗袍,官吏营业,滥设机关,及酒楼应酬,诸有损无益各项,都绝迹不见。 ”在延安,他发现共产党的领袖生活朴素、工作勤奋并平易近人;没有苛捐杂税;县长由民众公选;对公务人员的贪腐行为,从不讲情面和偏袒护佑;毛泽东和朱德等领导人的夫人都有明确的职务和工作,她们领取的是普通公务人员的薪水(注:津贴)。

后来,陈嘉庚每每回忆在延安的日子,总是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1941年1月5日,陈嘉庚在新加坡华侨筹赈会召开的万人欢迎会上,报告了他在延安的见闻。

他说:“延安城内很繁荣,居民二万余,广大民众安居乐业,衣物亦颇整洁,商人贸易自由,市场繁盛,与其他各省县同,卫生、教育各费用概由政府负担。 公务人员,士无等差。

长衣马褂,唇红蔻丹,旗袍高跟鞋,则绝迹不见。 风俗质朴,生活简单,宴乐应酬更谈不到。 婚姻自由,男女有别,县长民选。 ”在《南侨回忆录》中,陈嘉庚详细追忆了在延安的方方面面。

对延安的民众生活,写道:“余在重庆时,常闻陕北延安等处,人民如何苦惨,生活如何穷困,稍有资产者则剥榨净尽,活埋生命极无人道,男女混杂人伦不讲,种种不堪入耳之言,似非为宣传而来,又是略可靠之人告余者。

然彼或闻诸他人,或阅印刷册,信以为真,亦莫怪其然。

”对延安的社会风俗,写道:“凡未到延安区之人,谁能辨其真伪,余亦是疑信兼半,所以必要亲往。

亦有劝止者谓往恐不利,余则置之度外。 及到延安界特注意前所闻数事。

如民众生活惨苦,则所见所闻都未有。

资产剥夺,则田园民有,商店自由营业。

至于男女不伦,如行路来往,坐谈起居,咸有自然秩序。

……此处风俗甚好,一人原常夜行,此为余所见者。

”对延安的人际关系,写道:“男女衣服均极朴素,一律无甚分别,女衣较长些,人人如是,设有一两人粉装华丽,锦衣特色,不但被人视同怪物,自己亦羞愧不能自然。

又如无谓应酬,浪费交际,亦无从开销,虽有资财竟同无用耳。

”在《陈嘉庚言论集自序》中写道:“民国廿九年(1940年)到延安后,所见所闻,不论政治与军事,大出我之意外。

军事则与民众合作,联络一气,同甘共苦,推诚相待。

至政治方面,其领袖及一般公务员,勤俭诚朴,公忠耐苦,以身作则,纪律严明,秩序整然,优待学生,慎选党员,民生安定。 其他兴利除弊,都积极推行。 余观感之下,衷心无限兴奋,喜慰无可言喻,认为别有天地,如拨云雾而见青天。 前此忧虑建国未有其人,兹始觉悟其乃素蒙恶名之共产党人物,由是断定国民党蒋政府必败,延安共产党必胜。 ”(原载于《话说延安精神》,由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